搜索
当前位置: 如意彩票注册 > 军舰鸟 >

天津日报数字报刊

gecimao 发表于 2019-03-15 05:30 | 查看: | 回复:

  我们熟悉的旅行,基本是舒适而赏心悦目的玩儿,珍贵记忆多半会晒在朋友圈,跟集邮似的,拿九宫格向“习惯性刷屏者”炫耀。我更怀念手机不具备智能的时代,那时候眼睛和心灵明亮许多,记忆是印在大脑中的。

  十几年前,我坐着渔民的小机动船,看到一群一群从海里跃起的飞鱼画着完美的弧线,把闪烁的光斑留在我的眼里,忍着刺鼻的柴油味儿突突突了几个小时来到一座无人的小岛,跟进了外国文艺片似的,风平浪静白沙铺岸,你闻不到海洋特有的腥气味儿,却是一股一股隐约的花香,不知名的鸟时不时在头顶飞过,鸣叫几声,像在捉迷藏,并不给你一秒时间去猜它的名字。海浅浅的,如同透明的玻璃,哪还需要浮潜啊,基本趟着水,就看到了海底斑驳的生命。

  第一次看见海沟,第一次被水母围攻,第一次海蛇从我的身下游过,第一次因为看见那么宁静的海而忽然流下眼泪。

  另一片海域,在浅浅的海水下就是茂盛而绚烂的珊瑚,当地人让我跟他一起拉网,说捕鱼做饭。我们各拉着一张很大的网的两端缓慢地往岸的远处走,每一步都踩在珊瑚上,尽管隔着海水,我的身体也能感觉到落脚之后的脆响,一下一下,是美丽珊瑚的断裂声。我使劲拽住网,不忍心再走一步,那个打鱼的人很不理解,挥挥手让我自己回去。大网终于从我的手里滑落了,我转身,却被钉在原地。因为回去,依然要从珊瑚的身上踏过,而每一步就是死亡。太阳炙烤着皮肤,我只好咬着牙往回走,珊瑚断裂的声音仿佛对人类的诅咒。

  之后的每一年,我都会去看看那个小岛,直到第五年,岛还在,但生物全无,变成了我们现在熟悉的样子。远处出现了成片的度假村。我很庆幸,我看到了它最美的样子,我很难过,我看到了它的死去。

  所以当我拿到德国博物学家、生态专家马歇尔·罗比森的《日益寂静的大自然》,这个书名就像一副锋利的冰镐,直接敲碎了我的记忆。

  马歇尔·罗比森饱含诗意的优美文字处处都在唤起我对自然的爱意和深切的哀伤。他说,大自然是我们的导师,是一切的起源,人类和其他物种共同构成了生命共同体。但是,随着物种灭绝趋势的加剧,或许未来有一天,我们不再能从自然中获得启示。所以,他在书里忧心忡忡地警示我们:物种多样性的衰减只会导致文化的贫乏,随着颜色、香气和声音的消失,人类数千年来所累积的智性及文化宝藏都将走向衰减。

  我读过不少论述物种多样性以及物种大灭绝的书,但这本书代表一种别样的视角。马歇尔·罗比森既是杰出的博物学家,也是高超的“讲故事的人”,在书里,他通过大航海时代哥伦布、詹姆斯·库克等探险家及洪堡、班克斯、奥杜邦等博物学家的旅行见闻、多种多样的鹦鹉和椋鸟灭绝的故事、旅鸽灭绝的故事、物种入侵导致秧鸡和海岛巨龟等众多本土物种消失的故事,以及自己的亲见亲闻,展示了自然物种的神奇,呈现了丰富细微的自然声响对于人生的美好感觉,勾勒出了物种多样性衰减的大趋势对人类文化的深层影响。

  你看,与大航海时代的探险比起来,我们的旅行根本不值一提。为了在茫茫大海中寻找岛屿,探险家们必须不断地判读各种迹象,并且综合所有的资讯。陆地上方的云层结构,能指引葡萄牙人从圣港岛航向马德拉群岛。海流和海水中的盐分可以作为局部地区的路标;流窜于大海躯体中的浪花,能够指引淡水水域的方向。探险家甚至能够从生物身上的微小细节中发现岛屿上的重要信息。海水和风为陆地的动、植物世界带来了香气,对需要呼吸的我们来说是很重要的信息。

  1606 年,在加拿大的海岸边一位法国冒险家说:“陆地上无与伦比的香气,随着暖风迎面袭来,浓郁得像是无法再传递更多的东方异国气味。我们伸出双手尝试抚摸风,它是如此容易地抓在手中。”这是多么棒的体验啊!那股强烈的气味唤醒了许多熟睡中的水手。当然,闻到如此充满岛屿和冒险味道的香味,谁还舍得睡觉呢?

  当科技落后的时代,人类的潜能和感知都被调动起来,我觉得那时候人和自然的关系真是相濡以沫,整个时间轴都变得生动有趣。

  从古至今,鸟类一直在航海上扮演着重要的角色。大航海时代的船长要仔细地在航海日志上记载所有海洋哺乳动物、海龟、飞鱼或鸟类。1722年4月3日,荷兰籍船长雅可布·罗赫芬在前往东南太平洋的航程中记载到数种鸟类出现在海面上;随后,在4 月5 日发现了海龟、在海水中漂动的植物和许多鸟类,同一天他还发现了复活节岛。

  乔治·罗伯森是发现大溪地那次远征中的甲板军官,他写道:“因为我从未在距离陆地十多公里之外的海上看见小鸟,所以看到在海岸边歇息的小鸟时,我一直猜想陆地应该不远了。譬如,玄燕鸥和军舰鸟几乎每个晚上都会在岸边休憩,除非海上有许多小鱼,它们才会滞留在海面上。”认识鸟类是最基本的知识,葡萄牙探险家佩德罗·基罗斯记载道:“如果看见秘鲁鲣鸟、鸭、赤颈鸭、海鸥、燕鸥、雀鹰或者红鹤,就代表非常接近陆地了。但是如果是红脚鲣鸟,就不用多加理会,因为在距离陆地遥远的地方也能发现这种鸟类。同样的也可以忽略热带鸟,因为热带鸟会随意乱飞。”人类不断地观察大自然,将其当作星象图、罗盘和地图之外的补充资讯,直到每一个海岸都被发现,原来的方向指引者便失去了作用。

  回忆失落的美好让我们长时间抱有希望和期待,我们尝试恢复失落的、被摧残的一切,因为大自然总是能为我们带来惊喜,我不愿意看着它日益寂静。

本文链接:http://paidos.net/junjianniao/213.html
随机为您推荐歌词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 网友投稿 | 版权声明 | 广告服务 | 站点统计 | 网站地图

版权声明:本站资源均来自互联网,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内删除。

Copyright @ 2012-2013 织梦猫 版权所有  Powered by Dedecms 5.7
渝ICP备10013703号  

回顶部